教练谈辛鑫被罚黄牌:不知为什么 对裁判持保留意见

网易体育8月5日报道:

在昨天上午进行的东京奥运会公开水域女子10公里马拉松游泳比赛上,2019年世锦赛冠军、中国选手辛鑫一度排名第三,但在临近最后一圈的冲刺阶段时,辛鑫与最后获得铜牌的澳大利亚选手卡琳娜·李发生较明显的肢体接触。辛鑫被判罚黄牌,卡琳娜没有受到任何处罚。 中国队一名教练对裁判的这一判罚持保留意见,他认为辛鑫与卡琳娜的肢体接触应该是两个选手之间正常的肢体对抗。


按照公开水域马拉松游泳的规则,运动员第一次违规领受黄牌,第二次违规领受红牌,就会将被直接取消比赛资格。辛鑫表示,“因为在临近冲刺阶段领到黄牌,而且不知道具体是因为什么领到黄牌,导致自己在游速和心理上还是受到了一些影响。“ 辛鑫的排名也开始下滑,从最高时的第三位落到了最后冲线时的第八位。

比赛后,辛鑫的教练向组委会求证,组委会表示辛鑫有压人犯规,不过金浩则表示辛鑫不会主动侵犯:“她自己感觉没有对任何人进行侵犯性的犯规,而且她的性格实际上也不会对别人进行主动侵犯。”

马拉松游泳辛鑫名列第八 赛后遗憾发文:让大家对这个项目失望了

网易体育8月4日报道:

今天早上结束的女子十公里马拉松游泳比赛中,中国选手辛鑫最终排名第八,未能刷新自己曾在里约奥运会获得第四名的最好名次。

马拉松游泳辛鑫名列第八 赛后遗憾发文:让大家对这个项目失望了

赛后,辛鑫在社交平台发文,“让大家对这个项目失望了……”网友纷纷安慰,“已经很棒了!”“那个水质,能完赛的都是神,何况拿下第八!”



恐怖!赛场太脏 中国选手上岸后背上全是虫子!

东京奥运会马拉松游泳女子10公里比赛结束,中国选手辛鑫获得了第8,然而在运动员赛前训练期间,却出现了“令人作呕”的情况。中国运动员辛鑫结束了在东京湾的训练后,上岸第一件事就是麻烦队里的工作人员帮她清理背上的虫子!



相关阅读:

辛鑫马拉松游泳10公里拿下第八 曾被水母咬得睡不着

马拉松游泳10公里,是一场艰苦的耐力较量。水中不可预知的暗流潮汐,运动员间的“小动作踢打”,让这个项目充满意外。

但在东京奥运会,中国拥有了2019年光州世锦赛女子冠军辛鑫。

辛鑫马拉松游泳10公里拿下第八 曾被水母咬得睡不着

4日上午,24岁的辛鑫在强手如林的奥运马拉松游泳10公里项目中拿下第八名!

水里的“暗中较劲”

10公里游泳马拉松这个项目,中国直到里约奥运周期才开始起步。

辛鑫原来是个出色的长距离游泳运动员,曾拿过800米自由泳全国冠军。后来,教练认为辛鑫有耐力能吃苦,着眼国际,希望她也尝试一下公开水域项目。就这样,辛鑫逐渐转入游泳马拉松项目。

里约奥运会,辛鑫和祖立军成为率先参加奥运会女子10公里游泳马拉松项目的中国人——她第4个完赛,创造了该项目的最好成绩。

2019年7月,辛鑫又在光州世锦赛爆冷夺冠,打破了中国乃至亚洲在世锦赛该项目中金牌零的突破。

以0.9秒的优势到边,辛鑫并不敢相信自己的夺冠,她在上岸后一直问身旁的中国团队——“我是冠军吗?”“我真的是冠军吗?”直到得到肯定的答案才安心下来。

“我对自己预期的目标其实就是获得奥运会资格,前三名甚至冠军我也想过,但是我觉得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把握并不是很大。”

辛鑫马拉松游泳10公里拿下第八 曾被水母咬得睡不着

与室内的游泳比赛不同,公开水域项目是在户外的江河湖海里进行,不仅比赛地周围和水里的环境变幻莫测,而且因为没有划分赛道,选手之间的“暗中较劲”也十分常见。

辛鑫透露,那场世锦赛中,她已经游到了9.75公里的距离正准备开始冲刺,但在这时,一只手却拉住了她的脚并把她向后使劲儿地拽……

这种合理的小动作,也是奥运会上决定成绩的一个很重要因素,好在辛鑫心态很好。

在她看来,相比于世锦赛64人同场竞技,奥运会比赛只有25人,比赛难度其实已经大大降低了——这25人包括世锦赛前10名选手、9名落选赛佼佼者(排除世锦赛前10名所在国家的选手)、五大洲的洲际冠军(排除世锦赛前10名所在国家的选手)和1名东道主选手。

“身体对抗和接触肯定没有世锦赛这么激烈,我会更专注自己的比赛。”辛鑫说。

辛鑫马拉松游泳10公里拿下第八 曾被水母咬得睡不着

这个奥运周期,辛鑫练得十分辛苦。

成功的秘诀是能吃苦

1996年,辛鑫出生于山东济南一个普通的四口之家,父母都是普通工薪阶层。

辛鑫的姑爷爷是山东济南市有名的游泳教练,他们一家子几乎都练过游泳,但最终只有辛鑫一个人坚持到了最后。用她自己的话说——“可能我比较能吃苦。”

相比于过去从事的室内游泳,10公里马拉松不管是强度还是环境都更加艰苦,转项后的训练远比想象中更加艰难。她每天训练要在水里来回游几十圈,自己只能用训练完吃点什么,休息时候做点什么来安慰自己。

“我当时比现在更能吃苦,不管是强度还是量都很大,我年纪小身体恢复得也很好,而且训练水平也很高。”

一般短距离运动员一天训练量在3000-4000米,长距离运动员训练量在8公里左右,而辛鑫一天的训练量是15公里。

“我有时候很羡慕短距离运动员,心想我要是也练短距离多好。但是既然选择了这个,就该坚持下去”。

公开水域的环境同样也是险象环生,经常会有水母、海草、暗流等。在备战2016年里约奥运会时,辛鑫前往山东烟台进行适应性训练,但没想到就遭到了水母的“袭击”。

“当时那个水母多到什么程度,我都没法给你形容——就是密密麻麻的船开着都冲不散,但我们还是要在那个环境里边去游。夜里两三点都没法睡觉,因为身上被咬得很痒很疼。”

第二天,辛鑫说自己浑身上下依然酸疼,但即便如此,她还在早晨下水进行了5000米的正常训练……

辛鑫马拉松游泳10公里拿下第八 曾被水母咬得睡不着

越来越自信和成熟

拿下世锦赛冠军后,教练金浩曾透露了辛鑫备战东京奥运会的一些安排。

“我们可能会跟国外一些很优秀的运动员合作,进行一些合练,同时也要按照我们正常的训练计划走,包括高原训练,包括冬训。”

但疫情改变了很多计划,整个2020年辛鑫长时间在济南训练。2020年底,又在云南进行了3周的高原训练。

今年3月,全国马拉松游泳冠军赛开始,这也是东京奥运会前仅有的实战练兵机会。从世锦赛夺冠后,辛鑫已经1年多没有参加公开水域比赛了。教练给她报名参加了男子10公里马拉松游泳比赛,希望她能找到和国际选手对抗的感觉。

作为唯一的参赛女孩,出发前,教练预测的名次在30-40名之间,但最终辛鑫以1小时59分02秒,第13个到达终点,只比冠军男选手慢了20秒钟。

“我可能比大多数的男孩子意志品质更强一点吧,其实有很多选手我确实是训练能力跟他们有非常大的差距的,在泳池我的绝对速度是不如他们的。”在辛鑫看来,最后能比好多男选手快,是因为他们在比赛的时候放弃了。

“他们觉得达不到自己的目标,就没有信心了。我不一样,我就是正常比赛都不放弃,哪怕我被第一集团甩开了,在第二集团,那我也是和自己的精神比赛。”

世锦赛到奥运会差不多两年时间,辛鑫认为自己也越来越成熟。

“我比之前的比赛都要成熟得多,头脑比之前要冷静很多了。当你具备这个水平的时候,你才可能会因为幸运去取得这个冠军。幸运确实是有,因为这个项目它突发因素太多了,所以就是你有这个竞争实力的时候,幸运才好用。”

NBA直播吧 欧洲杯直播 NBA重播视频 CCTV5直播节目表 最快比分 足球下载 库里 欧冠直播 即时赔率 北京单场